下江南──水乡绍兴

随笔 2024-06-07 4939 字 72 浏览 点赞

去年的年假快要过期了,我决定去江南。

提前两周向领导请假,领导曰:可。可是当周就出了岔子。负责的系统被用户反馈丢数据,我当然不信,拿到 case 一查,果真丢了。不但是丢了,音迹还全无,除收到数据时记录下两行日志,再没有别的信息。冷静下来仔细琢磨,更惊讶。去年为应对春节保障──主要是降低成本──把 pulsar 换成 redis,基于 pulsar 一套的异常处理简单粗暴,由于思维惯性,使用 redis 后我们没有换掉这套处理方式,但是忽略了 redis 没有 ack 机制。也就是说我们的系统很可能每天都在悄无声息地丢数据,只是这一次,被一个天真的孩子指了出来:可是他什么衣服也没有穿呀!

我什么衣服也没有穿。不单是网络异常会导致数据遗失,代码异常 panic 会丢数据,每次重启进程也会丢数据──我们已经重启过无数次进程了。之前一直觉得工作快五年,同事也还算认可我,能力总该是有点的,可是这种明显的漏洞小半年才发现,才被以用户报障的方式发现,我真是什么衣服也没有穿呀!

工作上的失误教我无地自容,但我想去江南。如果这次没去成,兴许以后也不会去,我太了解自己的惰性了。在有限时间内开发对账脚本,尽力修复 bug,发布到生产环境;怀揣忐忑与不安,上午五点,出现在机场候机室。即使在登机的前一分钟,还托着电脑定位告警群里的告警消息。解释一下,自入职以来这不是常态,只因常在河边走,总免不了湿鞋。

下飞机,取行李,《青花瓷》作背景乐,从萧山机场坐地铁去往绍兴,正当我感慨第一次坐飞机就能这么顺利我真是天赋异禀的时候,发现雨伞已经丢失。

show-看见软绵绵的云朵很想跳上去踩一踩

第一站去了鲁迅故居。鲁迅是我喜欢上的第一个作家。一本《朝花夕拾》在初中不远处的二手书店买来的,说是二手店,也兼卖盗版。我买的就是盗版,抵不住喜欢与廉价,又去店里购得《彷徨》和《呐喊》。通过《伤逝》知道鲁迅写爱情也能刻骨,尽管 14 岁时将它翻来覆去看过很多遍,却没从中学会勇敢。漫无目的的从一个房间走到另一个房间,遇见字就读,看到图就赏,好似我在领悟先生的谆谆教诲,实则一直惊叹,迅哥家真有钱,这偌大的宅院别说拥有了,租我也租不起。

继鲁迅纪念馆、三味书屋之后,到达沈园。在这里,陆游曾写下“伤心桥下春波绿,曾是惊鸿照影来”。起初我不能理解“惊鸿”二字,后来从《洛神赋》中读到“其形也,翩若惊鸿,婉若游龙”,才恍然大悟,原来指唐婉。沈园是美的,但是亭台楼阁轩榭廊舫不是给整日缩在钢筋混凝土里的人欣赏的,囫囵吞枣一个小时逛完。我还买了夜场券,为看越剧《沈园之夜》。剧是出奇的好看,来绍兴不能错过。等候演出期间百无聊赖,跟随旅行团到亭中讨一小杯女儿红喝,差点呕出来。

show-沈园

第二天小雨,手机放着周杰伦的《兰亭序》,撑伞走进会稽山阴之兰亭。在兰亭石碑前遇见操台湾口音的一家三口,儿子像是先天不足,四肢不协调,口吃不清。两位老人总是含笑,让孩子走到碑前举手跟石碑合影,他的臂膀打不直,一会儿之后父母妥协了,带他去往下个景点。我心中五味杂陈起来,只有死生才是大事啊!忽而却更加自责,怎能用他人的苦难慰藉自己。兰亭陈列了许多墨宝,都不是真迹,倒不妨碍行书如行云流水舞进游客眼中,看久了,心起惭愧,自己写字竟这般丑,登时便想回成都以后要好好练字。

show-破羌帖

show-兰亭里的细雨微风

去大禹陵。小路两旁栽着桃树,果实已累累,但被“果树已喷农药”的温馨提示语喝退。上山时雨渐大,水雾收缴了视野,看什么都朦胧一片。如果不算守山人,山上应该只有我了吧。

show-大禹陵接天莲叶

show-水雾渐浓

show-从山顶向下看一片朦胧

去东湖。东湖很小,很快走到尽头。点了木莲豆腐、烤肠、黄酒棒冰,在檐下听雨声潺潺,吃完东西拿出 kindle 看小说。希望时间能为此刻的静美稍作停留。可是时间不做儿女态,没有执手相看泪眼的环节,径直往前奔了去。还有半小时闭园,开始收拾东西往回走。

show-东湖怪石

计划接下来去书店杀时间。书店就在酒店旁。入住那天发现有书店在侧,欣喜了好一会。进去之后大失所望。书店显然是才开张不久,有大半的架子空着,我对着仅有的书籍逐一浏览,店长过来告诉我这是儿童区,我说我看出来了,她笑笑随即走开。

干脆吃个晚饭吧──这样说的意思是,本来没有打算吃晚饭。走出书店,在美团上找到一家距离很近的本地餐馆,但走不出几步就发现一条小吃街。这怕不是仓桥直街!那天在鲁迅故居门口,有两位阿姨问我仓桥直街怎么走,我说不知道,就没承想离酒店只有两三百米。

show-仓桥直街美食街

show-很多女生在发光的月球旁边打卡

第三天去王阳明故居,没什么意思。反而景点外的景色不错,青瓦白墙依水而立,是想象中的江南,也是眼前的江南。当江南的清秀与韵味爬上心头,我立刻忌妒起生于长于在这里的人,怎么偏就他们有这种好运气。

show-于谢公桥拍摄

show-缓缓走过江南小街

show-青瓦白墙依水而立

绍兴的最后一站是书圣故里,许多着古装、穿旗袍的女生在这里拍照,桥边排起长队。雨停了,我想坐乌篷船,问价格,一船90块,最多三人。正当我准备独自包下一艘时,一位母亲走过来问价,她们是四个母亲带着四个孩子,我顺理成章地跟她们合租一条船。后来等着坐船,在我们浩浩荡荡的九人队伍之后是孑然的女生,她是一人坐一船。她说中午饭点的时间实在等不到人合租了。我又暗暗庆幸自己好运,没有早一步,也没有晚一步,在刚刚好的时间里出现在售票处。下船后先前那位母亲问我要不要留张船票做纪念,我想也没想就说不用了。已经过了雁过留声人过留名的年纪,去过一个地方,看过那里的山水,就已经足够。

show-桥上拍照的女生(一)

show-桥上拍照的女生(二)

show-桥上拍照的女生(三)

在老爷爷书店买了三本鲁迅杂文集,分别是《伪自由书》《二心集》《而已集》,都是很旧的二手书。老爷爷给书盖章的时候,老婆婆叽里咕噜用本地话跟我说了许多,我听不懂,一面微笑点头一面嗯嗯嗯的应答。我猜也不过是说这书很好之类的话,此时此景,总不能问我吃了没,要不要再来点。我买书的时候他们正在吃饭。

show-购买的二手书

show-老爷爷书店

关于食物,在绍兴这几天只吃过一次正饭,其他时候吃小吃。还不错的只有木莲豆腐和黄酒棒冰,因为喜欢,木莲豆腐吃了不下三回,棒冰吃了好几根。离开绍兴的前一天尝试绍兴菜,传统绍三鲜还不错,不过恐怕全国的素菜做法大差不差,很难踩坑;荤菜传统八宝菜就一言难尽,鸡肉特别柴,吃一口就吐,再也不夹第二块。我同情这只鸡,觉得它死得挺不值得。黄酒小笼包没有成都的灌汤包好吃。我吃臭豆腐的历史并不悠久,去年跟朋友看电影,吃晚饭已经来不及了,在电影院附近买小吃应付一下。他选了臭豆腐,中途递给我,我才吃到人生中的第一块臭豆腐。所以绍兴的臭豆腐算好吃还是不好吃呢,我不知道。鲁迅故居卖的小笼包和馄饨是难吃的,服务员问我怎么样,我违心地说还行。看到小红书上有人说喜欢甘草梅饼,吃过以后念念不忘,我以为也就那样吧。

show-传统绍三鲜

show-传统八宝菜

show-招牌臭豆腐



本文由 Guan 创作,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 3.0,可自由转载、引用,但需署名作者且注明文章出处。

还不快抢沙发

添加新评论